首页 >手机

角头纷争替老大入狱出来后摆地摊却依然威风不减

2019-11-09 04:37:54 | 来源: 手机

黑道电影的主攻焦点无非就是地盘、义气和女人,《角头》无不着墨,只是比例轻重有别,只可惜,不论戏份是轻或重,破绽都不少,纵使花色缤纷,最后却只得到一个「乱」字。

电影从「械斗」开场,目的只在凸显主角阿雄(黄鸿升饰演)的情义,眼见兄弟华仔被砍,急出手相救,并掩护动刀杀人的大哥清枫(孙鹏饰演)落跑,自己反而成了手握刀刃的代罪羔羊。

这场戏的逻辑很简单,只可惜场面调度混乱,镜位剪接亦无章法,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反正就是一场混战中,阿雄就为兄弟顶罪坐了牢。如此义薄云天,三年后,阿雄出狱时却只有华仔一人来迎接他,「顶庄」的兄弟又算什么兄弟呢?清枫在洗尘宴上的一句:「不要想太多。」反而让他的缺席,变得格外苍白。

角头纷争替老大入狱出来后摆地摊却依然威风不减

电影给了狱中阿雄两个特写,一个是牢房0520,一个是他的回首凝视。

至于阿雄的回首,不是不舍,而是不要再重回牢房。但是「歹路不可行」的潜对白,却在他出狱后再度见到昔日老大与兄弟后就快速消散,摇摆,确实模糊了这个角色的立体刻痕。

角头纷争替老大入狱出来后摆地摊却依然威风不减

其实,编剧是曾努力提供改变选项,包括他不随意买欢,后来大家才明白,他的洁身自爱,是为了莫允雯饰演的蕾蕾;包括他宁可在市场卖起女性内衣,甚至连清枫都还愿意协助搬货出货,内衣的点子或许与日本漫画《内衣教父》有些连结,但是导演未再深入琢磨,以致于内衣戏完全起不了作用,只是个装饰彩带。同样地,三年不相逢的蕾蕾,再相会,究竟是坐在对面好?还是夹在清枫与阿雄之间,才更能显示青梅竹马的力量呢?导演李运杰的场面调度,在在显示他对剧本的理解与消化程度颇有盲点,错失了不少可以大做文章的细节,虽然,他同样也是编剧,但做为导演,他的取捨,决定了影片的高度。

角头纷争替老大入狱出来后摆地摊却依然威风不减

饰演大桥头新主麦可的王阳明,造型上有点松田优作的味道,肌肉抽搐的抖动表演亦很用力,在灵堂前一刀了恩仇的快意俐落,确实颇有接管黑道王国的王者气势,只可惜,喝过洋墨水,有企业眼光,高喊绩效口号的麦可,却让人看不到他的企业经营手段,除了依循旧制拜码头,找警察乔事,甚至意图以「平起平坐」收买清枫,麦可的江湖策略毫无新意,加上停车场的火併,顶庄动机不明,又虎头蛇尾败下阵来,只能莫名其妙杀出个阿雄,用刀架在麦可脖子上...叙事上的混乱,让《角头》看似武戏不断,却未能让人物矛盾更形尖锐,也就是麦可布局了半天,却也只让他的血色更形苍白。

麦可无力,蔡振南饰演的顶庄角头勇桑,也同样乏力。欢迎阿雄归队的酒席上,老大不干杯,何以见其欢?此时,一旁的大嫂需要劝酒吗?勇桑巡视市场摊位,一一唱名问好,看似仁慈大老,却是每月固定收取保护费的吸血鬼啊(我相信,和平共处的现象确实存在),此时,他走到测字摊上测了个「友」字,固然是为了预告随即到来的「反」字,但是测字先生不敢明说,只在人走了之后才喃喃自语说出测字运势。这种剧情走法,讲好听一点是角头太威严,不敢真言触霉头,讲难听呢,则是大家虚与委蛇,各怀鬼胎。

《角头》中最暧昧的角色应属清枫,他一直做不了老大,所以麦可才会来利诱分化,他也大刺刺受邀谈判;他爱的蕾蕾,却更爱阿雄;他的市场地盘,一下子就被角头切给了阿雄;他的手下吸毒,他只会眼神警告,角头却是直接鞭刑伺侯;剧中的所有情节都在暗示他可能叛逃,却完全没有交代勇桑是用什么情义羁绊他,让他能抗拒这些心魔?他没有追杀叛帮手下,甚至也张罗不到上百兄弟,只能组成三人复仇党,导演只想凸显风萧萧兮的复仇决志,却让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,少了灵魂,模糊了轮廓。

viagracondom

印度神油的保质期多久

0_10_印度神油官方网址

猜你喜欢